设为首页加入收藏专栏登录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

冬箫的诗

2016年05月23日09:37  

冬箫,原名邱东晓,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电力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曾获第四届徐志摩诗歌奖, 2007年度中国诗潮奖, 2011年中国网络十佳诗人。已先后在《上海文学》《北京文学》《诗刊》《星星》《长江文艺》等刊发表诗作千余首,入选《年度诗歌精选》、《年度最佳诗歌选》等多类权威诗歌年度选本。曾担任《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副主编。著有诗集《江南的湿度》《江南的墨记》等。

 

 

◎ 我的文字

很多文字,都有我心脏的模样

所有跳动

都跟血脉相连

 

还有星夜上空漂浮的一缕淡云

隐在月色之下

或许还会诞生更多的疑虑和暗色

 

这不需要多作什么解释

最佳的文字就是这样

它的存在

不仅仅是一笔一划

而是更多的立体身躯以及细胞的繁殖

 

 

◎ 回忆

总在十二点以后

那些破裂的声音和碎裂的光

排列成拥挤的针芒,飞越我的视线

 

还有一群横七竖八的字母,包围着

像极了一堆试图破解的密码

还有灵光乍现的一道光里

一些貌似闪电的锯齿

切割、漠然、嗷叫、撕裂

来来回回,一次又一次

让我潜隐的生存方式

袒露无遗

 

 

◎ 抵达

今天,我越过一连串清亮的水声

飞抵一个方向

 

这里黑暗笼罩

一两个影子和狗吠,在我视野之外

 

我不知道这样的突如其来该如何抵挡

我只知道,鲜活的情节

一定在前方暮色的奼紫千红中

 

 

◎ 我虚构的肩膀

我虚构的肩膀是用来承接水声的

雨会不停地下

水之外是飘摇的殿堂

还有水之外的肌肤

也是水做的

 

还是让肩膀带着颤抖静默一会吧

这是我的祈求

无需猜疑无需安慰

更无需

赤脚在荒野上奔跑

因为这个肩膀从来没有改变什么

他,只是

静静地等候了又一个一千年

 

 

◎ 这一天

这一天,春天突然来了

它打开了温柔

躲在我的眼眶

而这时,我的眼眶是潮湿的

还有昨日的悲凉

 

我还不敢深深地看下去

就怕一眨眼,春天又消失了

这是我最最胆小的地方

我紧闭双眼

青草的芳香

一缕一缕飘进我的心房

 

我已经知道,就是我今生的春光

 

 

◎ 当我是一棵树的时候

我忍受不了太大的风

只要一点,适合我摇曳就够了

或者,给我一点绿色

那么我也会跟着绿起来

 

这都是我心情愉悦时的想法

而当我抑郁

蝴蝶和鲜花都拼命让我活过来的时候

我会抖落身上所有的衣着

赤裸,让凛冽的风穿越我每一个毛孔

 

 

◎ 天黑

天说黑就黑之后,一定有一场大雨

这时,最迫切的

是有一个希望的人出现

 

——这只是个相当老套的旧情节

但总有人喜欢这么等待

就像可以忽略桃花

而等待桃花仙子的出现

 

今天,天也出奇地黑

所以我也来等一次

或许这个人真的会捧着桃花出现

 

 

◎ 对望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是和谁

或许草木

或许山峦

也或许是某个曾经过去的情节

 

夕阳黄了又红

万物在极速离去的奔跑中

只有这棵树

陪伴着我,纹丝未动

似乎它也在和什么对望着

 

 

◎ 如果没有悬崖,你能不能再回头

天高得不能再高了

我们往上,没有丛林

何况花朵,不可能再激越地开放一次

哪怕一次,世界也不可能再如此清洁

 

何况内心,一段路走了又走,走了又走

所有的飞鸟与语言

在空气中碎裂

虽然下一个悬崖还要冰冷

 

你一个人开始往前走

回头的念想变得犹豫不决

而我,只在原地默默拥抱你的背影

相信春天里

总有你回头的一个瞬间

 

 

◎ 一片云,薄如蝉翼

一片云,斜靠在光滑的蓝天上

沉默让我清醒

 

我偎依的栏杆

是阻拦我前行的一道光

 

而阴影里,风掉落下成把成把的枫叶

我,就在这个时刻

挥霍着时间的沧桑

 

还是不再看这个令人痛楚的细节了吧

遥远的前方

这片云,恍恍惚惚,缠缠绵绵

让我薄如蝉翼的灵魂

在广袤的天空中游荡

 

 

◎ 明天就是新年

这最后的一天,飞鸟已倦,我坐在夜里

坐得很晚,看不到星光和羽毛

只看到月光的白

 

我还要看看透光的云和类似的炊烟

月亮,这个即将变化的光斑

难道就是我本命的年轮中

慢慢收拢的自己?

 

日子即刻就要翻新了

我一直坐,用尽我今年所有的情感坐着

我要把这最后的一刻坐得更长一点

更慢一点

原因很简单:

我只是想靠着这一年最后的月亮

多想点鲜为人知的事情

 

 

◎ 天空蓝

和昨日相比,天空更蓝了一些

不用风吹,我就有了向往蓝天的冲动

 

多么美好啊!

蓝就是一种怀抱,任何的坚硬和柔软

任何的时间之光下,它都呈现着宽广

里面没有繁杂,没有阴暗,没有侧过身躯的冷漠

只有不曾看见的花蕾,随时

会开放出来

 

今天,我

就闻到了经年的花香

 

 

◎ 我生活在这个小镇

我怀着崇敬谦微的身姿

一直小心生活在这个小镇

我触碰窗门的声音很小

可以听不见

我触碰炊烟的手势很慢

近乎停滞,或者虚无

当然,我生活得很深

深到墙壁的裂缝,台阶的青苔,以及落叶的背后

甚至几十年后的故事里

都有我生活的样子

 

 

◎ 江南的孤独

在江南,孤独是一片叶子

被风吹落又被风吹得打滚

然后落在小桥与流水之间

任由江南的绿和江南的霜

插科打诨

 

所以,江南的孤独是温暖的

充满了色彩

就像接近了春天的柳条,抚摸着蓝天的蓝

 

当然,孤独总是孤独的

它只是日复一日独自散发着暗香

年复一年独自想着我只是我

这样的孤独,没人知道性别

更没人知道

它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柔软和无语

 

 

◎ 一座堆满了柴薪的拱桥

一座堆满了柴薪的拱桥

是一座粮仓。高高在上

如同阳光

 

它沧桑的一部分

在它的侧面,字迹模糊,青苔衍生

如同历史的阴暗,岁月的风尘

以及日月的春光,波澜的亲吻

 

它永远堆得那么高高的

让所有的取暖的脚步

跨不过它高高耸起的脊梁

 

 

 

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责编:大河、中国诗歌学会)

双周推荐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