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专栏登录
中国诗歌学会>>公益

孙梧:他用10岁的目光等一个许诺

2016年05月11日09:41  

 

在春天等你

他用10岁的目光等一个许诺

用一个许诺填补早起晚归的日子

从镇里放学回家,要走五里多的山路

路过荒凉的田地、爷爷的坟

现在坟草返青了,他会把心里话说一遍

说出妈妈手的温暖,爸爸离去的身影

他们进城打工去了。说到天黑下来

屋内15瓦的灯泡亮了,灯光喘出断断续续的呼吸

他挂念奶奶的哮喘病还不见好转

担心奶奶就这样睡过去

再也不会醒来。他喂鸡做饭,喂完奶奶

把草屋煮出中药味

天真得黑了下来,村里安静起来

邻居的二丫、傻蛋都接进城了

小伙伴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不担心

爸妈接他进城的许诺就放在床头

他每晚都不断地掂量这个词的分量

等许诺一点点变瘦,瘦成村庄现在这个样子

山坡的桃花就会开了,开在倒春寒里

 

●乡村雪路

落在地上的雪,积累了一冬的雪,下了一夜的雪

从村到镇小学只有五里路

小女孩在雪地里玩着,嬉笑着,慢慢走着

从村到镇小学只有五里路

拄着拐杖的奶奶,追不上她

她城里的爸妈追不上来,她地下的爷爷追不上来

在村口打着旋儿的风,追不上她

 

●你是我的眼

天一暖,外婆的腿疼得轻了

才8岁的她就陪外婆去村口的汶河岸

柳树返青,野草露芽,河水潺潺

流过村口。她在观察进村的人

每走过一个人,揣摩起谁是谁的亲人

她经常会产生幻觉

通往村外的路模糊起来,镀着夕阳

有时会听到脚步声,有时喊叫声

都是熟悉的。她跑上前

感受着久违的温暖和怀抱

跑着跑着就醒在一行泪珠里

醒在外婆的身边。汶河的水带有一分野味

二分苍凉流向远方。她不知道远方是何方

只知道最初外婆牵她手

现在外婆的白内障更厉害了

她就牵外婆的手去村口

像一场约定,寒冬又换成初春

花红柳绿了,还是治不好外婆的黑

 

●小狗欢欢

像所有家狗一样,妈妈进城打工前

留给他的这只狗,坚定地活在

三间破草屋里,活在镇上的学校外

它们曾经一起打败过欺负他的孩子

摸黑偷过瓜果,捉过斑鸠

有时从黎明开始,转来转去

转出糊糊、煎饼,偶尔会遇到院外的骨头

有时从傍晚开始,穿过坟墓、田地和树林

也见证了它的影子

碰着他的影子

影子碰撞的声音,落入他一寸寸的身高

那是怎样的一段孤单日子

孤独着形影相随,和体外的气味

以至于四年后妈妈回村闯进家门

叫欢欢的这只狗咬伤了真正的主人

也让自己命丧废水沟

他,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

从此给自己改名叫欢欢

 

孙梧,原名孙晓蒙,男,山东蒙阴人,70后诗人、作家,《诗民刊》主编。诗歌曾入选多个年度选本,出版诗集《崮乡叙事》《背面》《孙梧诗选》、诗合集《辛卯集》。现居山东临沂。

诗观:诗歌来源于生活。

 

 

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责编:大河、中国诗歌学会)

双周推荐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