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专栏登录
中国诗歌学会>>诗人专栏

田湘的诗

2016年04月19日13:41  

 

田湘:1962年生,著有诗集《城边》《虚掩的门》《放不下》《遇见》等。作品散见国内主要诗歌刊物,并入选多种诗歌年鉴。曾获《诗歌月刊》年度诗歌奖,公安部金盾文化工程艺术奖,中国公安诗歌贡献奖等。被评为广西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广西重点扶持作家,公安部首届签约作家。有“沉香诗人”之誉。现居南宁。

 

 

雪人

一个人老去的方式很简单

就像站在雪中,瞬间便满头白发

 

没想到镜子里,有一天也下起了大雪

再也找不到往昔的模样

 

可我不忍老去,一直站在原地等你,

我固执地等,傻傻地等

不知不觉已变成雪人

 

我因此也有了一颗冷酷而坚硬的心

除了你,哪怕是上帝的眼泪

也不能将我融化

 

 

大海不停地运送浪花

大海不停地运送浪花

她知道你想要:这盛开的孤独

 

这激情的泪,她知道你想要

这献给沙滩与岩石的祝福

 

太阳在清晨点燃自己

海鸥盘旋优美弧线

大海弹奏崭新的五线谱

她知道你想要:这恢宏乐曲

 

大海从未厌倦

不停地运送浪花

她知道你想要:这温情的玫瑰

她一直在阻止:这爱凋谢

 

 

虚掩的门

我忽然发现

在我内心深处

有一扇虚掩的门

它从未被打开

也未曾关闭

 

虚掩的门里

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有着童年、少年和青春的梦想

有着虚空、孤独、忧伤和甜蜜

 

它似乎在等待一个人

轻轻地把门叩开

可直到青春逝去

那扇门依然虚掩着

那个叩门的人依然没有出现

 

 

沉香

被你爱

只因我受过伤害

 

刀砍 雷劈 虫蛀 土埋

在苦难中与微生物结缘

在潮湿阴暗之地

结油 转世

一截木头换骨脱胎

腐朽化为神奇

 

安神 驱邪 醒脑

把最好的眼泪给你

别人被爱是因为完美

我被爱是因为

遭遇伤害

 

多少眼泪

才能结油成香

成香 沉香

让你安神竟是我的心伤

 

当暗香浮动了你

我所有的不幸

都变成美丽的曾经

 

 

老站房

火车再也不会开进这个小站了

不会有钢轨、汽笛

青草覆盖了道床

不会有我父亲挥动的小旗

 

落日带走了天边的云霞

老站房站在黄昏里

像一块旧伤疤

更像一座孤独的坟

埋着我的旧情感

 

老站房的门紧闭

推不开,叫也不应答

只有门前的野花任性地开

恍如隔世的感觉

 

也许是我离开得太久,把它伤得太深

也许是我自作多情

它根本不在乎我的牵挂

 

老站房在自己的世界里

自在地活着

它后面的池塘、水塔、桃林

还有更远处,美得令人窒息的山峦

还和从前一样

火车的远去让它找到了永久的宁静

 

我一直怀着愧疚

以为是我忘了它

其实是它,早已把我遗忘

 

 

校花

三十年后我才知道

校花的孤独比我们深

 

当年,她任性地将一封封情书

存入箱底,以至

所有追她的男生

丧失了勇气

 

无法攀越的她

成为心中的女神

没有人再去触碰这青春的伤痛

“她嫁给了我们以外的男人”

 

多年以后,同学聚会

谈起当年的情书

“那些火焰已化为灰烬”

她喝下一杯烈酒

“你们这些没用的男人

为何出了校门

就成了丧家之犬“

于是乎,我们皆痛饮而醉

 

我们终于明白

是我们的懦弱与绝望

把她伤得更深

 

 

残花

一束开在荒野的花朵

我见到她时

正在一片片凋落

 

她初绽的含羞

和怒放的姿态

她曾经的孤寂与幸福

她为谁而开,又为谁而谢

无人知晓,也不忍探究

就像无须去探究一位迟暮美人的过去

 

一朵即将消逝的花

没有人来怜惜

我也无法替她说出内心

但我在见到她的瞬间心就痛了起来

好像凋落的不是她,是我自己

好像是我在这无人的地方

悄然死去了一次

 

没有人能阻止一朵花的衰败

正如没有人能阻止她的盛开

 

 

在雨中复活一朵菊花

菊花的脖子开始腐烂时

雨已整整下了七天

 

江南的雨通人性,也伤不起

若来时遇上一场雨

雨就一直缠着你

 

江南的庭院很深,白墙黑瓦

住着前朝的商人,富可敌国

却也敌不过,一场雨

 

雨在秋天打开了菊花

走出瘦瘦的美人

美人送来窒息的一吻

雨便不停地哭泣

菊花就掉了头颅

 

雨自以为是个诗人

发誓要复活一朵菊花

可世道已经衰败

秋风不通情理

 

菊花已开,也已落

菊花躺在自己的坟里

最伤不起的是

江南的雨,还在下

 

 

嗍螺蛳

美味总是让人垂涎

年轻时,我带上你

在路边摊嗍螺蛳

 

我告诉你嗍螺蛳的诀窍

最爽口的,就是掀开螺盖

嗍螺肉上的那点汤

你照我的方法嗍了起来

多么鲜美啊,你一口一口地嗍

唇与舌忘情地游动

坚硬的壳里竟如此柔软

你一口一口地嗍

那种幸福感,那种满足感

我看见你的样子多么美

 

从此,每晚你都让我带你去嗍螺蛳

我也总是乐此不彼

但我却从未告诉你

这就是我的初恋

 

 

纸上的情人

情人节的这一天

他在纸上画了一个情人

他重点画她的眼睛

够大够圆够专一

只能盯着他看

只能勾他的魂

 

他还是不放心

把自己也画到情人身旁

他说只有纸上

才有一生一世的爱情

 

 

残忍

太阳在黄昏袒露的悲情

也比不上你的残忍

 

我看见落日一次次走下天空

又一次次从海上升起

我看见潮水一次次退去

又一次次袭来

我看见沙滩上的脚印一次次被抹平

又一次次出现

 

唯独你转身后

再也没有回头

 

 

谁在敲门

不是清风

也不是明月

是谁在敲我的门

 

不是浮云

也不是夜雨

难道是陌生人

敲错了门

 

茶杯瘫倒在桌边

水迹一点点蔓延

屋内的烛光兴奋地往外跳跃

 

冬天的外面

刮着风

下着雨

我明明听见敲门声

 

这突如其来的震动

抖落了一地的思念

 

 

瘦月

只剩下一弯镰刀了

要割掉谁的疼痛

 

思念变成上弦月和下弦月

而我

在等待一场圆满

 

谁那么狠心

一叶扁舟驶向江心

搅碎了我的心事

 

不忍心再看

那浩瀚的天空上

一弯冷冷的月——

 

还在消瘦

消瘦

再瘦

就只剩下一滴泪了

今夜,又要落在谁心上

 

 

戈壁

你不该让我读到这词句

使我如此匮乏

你不该撕裂我的皮肤

植粗砂,种砾石

袒露我的硬伤

 

你不该告诉我

阳光有多么温暖

在炽热中慢慢融化的我

仅剩的几株也已枯黄

 

我像失血的盲童

流离在回家的路上

 

风的利刃剥蚀着我

它要建造一座魔鬼之城吗

而我却只能保持沉默

 

沉默

忍耐

只为等你一句潮湿的问候

此刻

哪怕是你的一滴眼泪

我就能复活

 

 

高速路旁的一条老路

高速路旁的一条老路

似乎已被人们忘记。这么些年

我们常在高速路上奔走,用加速度

去追逐梦想,把日子过得紧紧张张

我们加快了获取幸福的节奏,却忽略了

获取的过程。我们只想瞬间看到爱的果实

却忽略了果实成熟的艰辛。我们忽略了

一朵花如何开放和凋谢,一片叶如何由绿变黄

忽略了一朵云的悠闲,一只鸟的鸣唱

 

我们在高速路上奔走,是那样的急功近利

是那样的玩命和不计后果。我们追逐着

虚无中的一切,人情已变得淡薄

笑容也变得冷漠。我们为了虚名而疲惫不堪

我们获得了鲜花、美酒、金钱和名利

却失去了悠闲、浪漫、纯真和开心的微笑

我们在高速路上奔走,我们加速得到的

是否也会加速失去

 

高速路旁的一条老路,让我们想起了什么

那里的车辆稀少,树木却很茂盛

那里的相思树挂满了浓浓的相思情结

那里的紫荆花绽放着温馨而甜美的微笑

那里的老人在捡拾落叶、花瓣和童年的记忆

那里没有高速的激情,却有着悠闲和浪漫

那里没有爱的加速度,爱却很悠长、悠长

在这加速的年代,真想有这么一条老路

来缓解我们内心的紧张、虚空、慌乱和重压

 

 

加法·减法

我用加法

计算我逐渐增加的年轮

和增多的白发、心酸、痛苦、回忆

我用减法

计算我逐渐远去的青春

和减少的黑发、激情、快乐、童心

 

我用加法

说着越来越高的物价

和越来越多的高楼、汽车、尘埃

我用减法

说着越来越低的薪水

和越来越少的稻田、绿地、新鲜空气

 

加法让我的怨气与日俱增

减法让我的幸福与日俱减

 

但有时我也在加减法中找到惊喜

比如我用加法

增加花园里的小草和花朵

让春天多一些美丽和情趣

我用减法

去掉树上的几根枯枝

让冬天少一些忧伤

去掉天上的几朵阴云

让天空多一些蔚蓝

 

比如我用加法爱你

用减法恨你

 

 

遇见》

我遇见阳光在白昼逃遁

雾霾的强吻让天空窒息

 

我遇见河流脱离了河床

鱼儿在空气里学习呼吸

 

我遇见黄叶追逐风的虚无

光秃的树在企图寻找

 

我遇见幸福在高速路上逆行

所有的堕落都勇往直前

 

我遇见爱情用狂草在脊背涂满苦涩的印记

那些字句都似是而非

 

这就是我每天的

遇见

 

 

我终于替代父亲

春风只是忙于吹开花朵

忽略了青草下的那座坟

我也忘了

 

那天我从镜前走过

心里咯噔一下:爸

泪水模糊了眼眶

 

“他离开快十年了”

妻的手落在我肩上

“你越来越像他”

“春天也有轮回”

 

风吹开了坟前的小花

“我终于替代父亲

活在这世上”

 

 

小草不是风的奴仆

小草是风的语言

而不是奴仆

它用身体的语言说出风

它倒下,是让你看到风的方向

而不会像树枝折断自己

 

风没有故乡也没有离愁

而小草有,它有一厘米的国土

它害怕离别

它生在哪里,就会死在哪里

它会让你看到它的骨头

 

小草有翅膀,但从不飞翔

正如石头有门,但从不打开

 

风想带领小草云游世界

小草只在风中摇曳

但绝不随风而去

 

请看

小草的腰如此纤细

却能与十二级台风共舞

风给予的一切

它都能承受

 

 

这就是意义

你给我一个虚幻的世界

凝固的水,零度以下的思想

冰冷的光

 

你给我一座即将消失的宫殿

它告诉我,等待是徒劳的

这一切多么短暂

不会再有永恒

 

不会再有

这宫殿不属于我

也不属于任何人

 

冰冷的光刺进了骨头

我无法在此居住

我只爱着这虚空,你给的虚空

它美到窒息,却毫无意义

 

毫无意义

也许,这就是意义 

 

 

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责编:大河、中国诗歌学会)

双周推荐

学会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