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专栏登录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

赵书萱的诗

2016年04月07日14:57  

赵书萱,笔名萱,女,满族,80后,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散见《飞天》《西北军事文学》《星河》《天津诗人》等。

 

所有远离你的地方

所有远离你的地方。我叫它远方

像今夜,在远方

滴滴答答的云朵落下来

升起摇摇晃晃的星

想你,我奔向点点有亮的光

有人,把星光掐灭的同时

失手

打碎了灯光。我呼喊的声音吹来一小片风

而我的一双眼睛

像两盏靠近却不能凝望的灯

半暗半明

我成为某个路标

一个孤独的孩子在等候母亲

把月光刻在身上

 

我喜欢孤独是柔软的

整个旷野,都立在风里。我端着

一场跌落身体的疾风,也端着自己

有一种声音,像微茫的水面一只折翼的鸬鹚,滴水的羽毛落下点点浮光

天压得越黑

水光就变得更亮

有一种孤独

是尘埃里细小的光线,长出柔软的绒毛,爬满白蒙蒙的水面。晃动忧悸

那是一种孤独在月光下永曜,告诉我,它是纯白的,它是柔软的

从我身体的一侧升起,又从另一侧

落下去

 

想起

我想起去见你,我想

我想起你离开的夜晚。我是怎样的想起

 

夜一勺一勺地扣下来

淋在我身上

 

像长久失语的人

咽下每一个迟钝的转身。越积越厚。锈住夜的门

可是。比夜更深的是爱

 

我散开长发。夜就涌了上来,夜就淹没了枕边的月亮

一整夜,我把自己奔跑成

带走的月色

慢慢失声的样子

 

我想起去见你,我想

我记得你离开的那个夜晚。记得怎样

半片月亮在墙上响了整夜

 

一盏苦茶

藏不住泪

天空下起了雨。打湿江月

吹皱镜中

 

一片月色,任它老

老了就掉在盘里,韵致风干

灼烫也不在,寒凉也不在

 

一壶老酒,任它老

老了就断了溪流,代一盏苦茶

秋也不寻,冬也不寻

 

冷月不是你的倒影

枯酒也不是你的眼眸

而是你的心。其实也不是你的心

是你走后

枝头上的春

 

今夜,月色破了

哥哥,窗台上搁着一小片月光

让我写不出那么大的忧伤

时光如同

一枚停摆的怀表,锈蚀在

那年那月那日。而我翻出针脚

一针密,一针疏

摇摆在时间的刻度里

缝合两个走散的人

 

哥哥,今夜的月色破了

掉进我的花格针线包

湿了针脚

一针暖,一针凉

有两个碰杯的人

还没有把零碎的月色

干光

 

哥哥

今夜,天上的月光是一方磨盘

沉默的锐利

剪断了远方送信的马车

那一封信

我找不到,任由谁也找不到了

 

哥哥

窗台上残留了一小片月光

今夜,我写不出那么大的忧伤

黑夜里

我的身体是一本翻旧了的红妆

 

月圆是投湖的破碎

月圆的时候。照见残缺的

珍珠——这残缺里

溢出念你的光,清冷溃散弥漫

我说我会窒息

“想念一个人,是学会用腮呼吸的过程”

教会我吟诵的那人掏空了怎样的

心肠

 

我蜷缩如珍珠,饮尽深渊。饮尽倒映的

苍穹,饮尽

天地混沌

饮不尽这人世的风沙

 

(天空冰冻了湖水,封住苍白

的脸庞——升腾的鸟鸣)

你看,看这人世,怎么睡

去,怎么苍凉

 

你听

听月圆是投湖的破碎

我投出了叮——咚

却欠今生一个粉身碎骨 

 

 

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责编:大河、中国诗歌学会)

双周推荐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