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专栏登录
中国诗歌学会>>双周推荐

李元胜的诗

2016年03月25日08:39  

新作

 

◎你错过的全在这里

你错过的全在这里

一本翻开的旧书中,百合开花了

鱼鳞云涂抹城市

 

绿皮火车还在缓缓行驶

月份紧挨着,摇晃着,行驶

但已不载着你

读吧,你错过的地方

错过的人,都成了诗篇

它们行驶着,但已不载着你

读吧,你错过的时间里

万物繁殖,它们仿佛依循某个使命

绝望和你无关,迷恋也和你无关

而你,只是暮春里一个迟到的人

狐疑地读着,不知为何

错过本该如此有趣的命运

 

20150505

 

 

◎对湖

一个坐在湖边的人

这世上,还有什么能让他羡慕

 

芦苇像他曾经的生活

规矩而仔细的仿宋,风一吹

成了凌乱难堪的草书

 

湖水也像他曾经的生活

一排排玻璃房子,摇晃着

这么多年了,他住过的每一间

仍在黑暗中莫名颤栗

 

就这样吧,他微笑着说

像是自言自语

 

一座废墟夕阳中镀金

仅仅一个傍晚

他便放下了万顷芦苇和湖水

 

20150614

 

 

◎ 环湖记

先是人群,后来是柳树

然后是成片的芦苇

一支越来越浩大的队伍,围着湖走着

 

深浅不一的脚步,汇聚成

夜空下巨大的漩涡

 

前面是汉人,后面是宋人

错过了大风起兮

还好,我身后有杏花三十里

 

木兰花慢,竟然以一首小词

收留了这千年的踉跄

 

通往故国的栈道上

疾行的脚突然停住——

还好,我险些踩到星星

而不是别的尘世

 

20150613徐州

 

 

◎ 水榭小驻

往事安静了,众多小路空无一人

湖岸迤逦而去

起伏有如平生那些未解之谜

 

原来心可以是风雨海峡

也可以天高云淡,水波不兴

 

这一生无所惭愧

也随鸟翔,也任鱼游

经年的淤泥,也有肥大的藕开出新花

 

这一生无所失败

众人鸟影掠过,不着痕迹

而你的名字如一艘沉船

压着镜子里的无边银色

 

20150615

 

 

◎尘土与锦绣

到一个地名里去生活

扎下根,穿过写字间、街道

再向下,一直深入到故国

 

在文字中辨认尘土

又在尘土中看到锦绣文章

 

开幼稚的花,结浪费的果

从总想登高,到更愿意

是被频繁使用的楼梯

 

终于,写作变得不容易

就像植物,要重新学习行走

 

我迈出的每一步

都扯动着写字间、街道

以及黑暗中的肿大根块

 

20150616

 

 

◎给

生活越枯燥,越有机会

看到一本书里的繁花

一个人读到海阔天空

遂依稀想起,我也曾

在另一个星球放牧过羊群

 

雨停了,窗外的桃树

在自己的果实里打坐

 

唉,历经多少朝代

我们仍深陷在

各自甜蜜的牢笼中

 

20150706

 

 

◎磨坊

偶尔的小混乱自找的,不值得收拾

偶尔的表白太平庸,不值得提到你的名字

 

你喜欢在一条支流边住下,它已经足够热闹

我开始习惯当一株强壮杂草,开计划外的野花

 

你只顾埋头读书,多年的闪电被悄悄捆起

我写到午夜,一身的锋刃像河水的反光

 

我们急切地沿着大街各奔前程

又更急切地抄小路回来,奇怪的剧本

 

我用自己的群山,平衡窗外的市井

你哑然一笑,整个房间充满矛盾之美

 

偶尔,我们一起回顾爱,那巨大的磨坊

永不停止的旋转,以及, 身体被碾碎时的麦香

 

20150720

 

 

◎傍晚之拾

扔掉怒放的一生,牵牛枯萎直到成为种子

我麻木地脱鞋,撕下一天的路,去梦中盛开

 

它们飞过我窗前,一团花四肢紧抱,不想醒来

我得起床,给自己加油,重新穿上这凌乱的人间

 

我想起初夏,一直喜欢倒过来看它们——

天空垂下开花的旋梯。现在,只有一杯酒倒过来看着我

 

像两条前程莫测的河流,我们交错,在世界的画稿里

睡熟后,轮到它旅行,我在旋梯上倾倒颜料

 

20150724

 

 

 

2015年11期《诗刊》

 

历年诗选

 

◎青龙湖的黄昏

是否那样的一天才算是完整的

空气是波浪形的,山在奔涌

树的碎片砸来,我们站立的阳台

仿佛大海中的礁石

衣服成了翅膀

这是奇迹:我们飞着

自己却一无所知

 

我们闲聊,直到雾气上升

树林相继模糊

一幅巨大的水墨画

我们只是无关紧要的闲笔

那是多好的一个黄昏啊

就像是世界上的第一个黄昏

 

2011.5.10

2011.11.13改定

 

 

◎湖畔偶得

夜晚之鱼挣脱了,鳞片散落天边

湖水若有所得,疼痛的小词

终于有一个斑斓的尾巴

垂柳袖着手,保持古代姿势

而它看不见的根系,展开潮湿的幻想画

时候还早,幼蝉在地下三尺闭目吮吸,不问昼夜

还需历经数年,它们才凑齐一套翅膀和云曲

柳啊蝉啊顺从于冬的沉默夏的疯狂

不知自己也是钟表的一部分

时光转动,风起了,我走过湖堤一如当年

身体似扁舟,我仍爱它人世间的起伏飘荡

时有靠岸之心,时有银辉满舱

 

2012.1.18

 

 

◎总有此时

在我病卧的时候

谁在代替我奔跑,碰落一地露珠

在我灰心的岁月,是谁

在代替我爱着,像杜鹃

流出身体中的热血

 

在另外的星球,谁在代替我凝视

即将飞走的鱼群

在另外的时代

谁在代替我出生,代替我召集族人

渡过湍急的河流

 

是谁在代替我蒙难

谁在代替我哭泣,当群山沉沦

仁者不再出现

谁在代替我,经受

漫漫千年的屈辱

 

我沉默,但沉默得不够

我骄傲,但也骄傲得不够

总有此时,我代替着那些奔跑的人

那些歌唱过的人

那些未能渡过河流的人

 

代替他们呼吸、行走,承担生之琐碎

代替那些不能来到这里的人

代替消失的文化,灭绝的美丽物种

总有此时,大陆沉默,星光闪烁

我代替他们写下诗篇

 

2010.5.18

 

 

◎空气

那个死去的人

还占用着一个名字

占用着印刷、纸张

我的书架

占用着墓穴,占用着

春季最重要的一天

 

那个离开的人

还占用着机场和道路

占用着告别,占用着我的疼痛

所有雨夜

 

其他的人

只能挤在一起

因为剩下的地方并不宽敞

他们拥挤在一起

几乎失去了形状

 

每天,每天

我眼前拥挤着空白

我穿过他们就像穿过层层空气

 

2006.10.5

 

 

◎十年

我们有着某种速度,像火车

车头向前,车尾永远留在原地

人在远行,故乡留在原地

最爱的人留在原地

一切不过是撕裂、无限拉长的

道路,逐渐增加的空虚

 

2006.11.7

 

 

◎湖畔

湖水发呆,它有无穷多件冰凉的衣服

蓝天发呆,它想合上纤长的睫毛

空气发呆,它露出了宣纸的质地

 

我在思考这是怎么回事

无缘无故,一粒种子在豆荚中颤栗

它也一半是疯狂?一半是银河的寂寥?

 

我在思考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本来是经过树林的光线

无缘无故,却突然有了中年的肉身

 

2013.6.24

 

 

◎花地

微风起,远处一层碎银

傍晚很美,只是无须描述,也无从收拾

世界沿着湖面,缓慢地折叠时间

不考虑我们是否悲伤,也不考虑

我们是否正走过坡顶,逗留于那片好看的花地

 

2013.06.26

 

 

◎书房偶记

漫长的冬夜开始了

这是离古代最近的时候吧

独坐室内,像一盏灯

勉强照亮一本旧书

但远不足以照进那些缝隙

 

就是说,有些楼梯

在一本书里也是看不见

没有说出的都漆黑着

经过了几个世纪

仍然漆黑着,让园子里的热闹

格外意味深长

 

唉,还不如背着手走开

不如在心里复习张旭的狂草

它毫无顾忌,说出了一切

第一遍是一曲豪歌

第二遍是一场痛哭

 

2014.1.5

 

 

◎一把刀子

一把刀子细细地刮着夜晚

让天边逐渐发亮

但直到正午

那些黑色粉末仍未运走

它们淤积在

我们关于阳光的交谈之中

 

1991.9.3

 

 

◎走得太快的人

走得太快的人

有时会走到自己前面去

他的脸庞会模糊

速度给它掺进了

幻觉和未来的颜色

 

同样,走得太慢的人

有时会掉到自己身后

他不过是自己的阴影

有裂缝的过去

甚至,是自己一直

试图偷偷扔掉的垃圾

 

坐在树下的人

也不一定刚好是他自己

有时他坐在自己的左边

有时坐在自己的右边

幸好总的来说

他都坐在自己的附近

 

1999.10.27 

 

 

 

 

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责编:大河、中国诗歌学会)

双周推荐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