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专栏登录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

刘剑的诗

2016年01月18日13:24  

一个孤独者的呓语

 

这就是我要向你叙述的故事

在一壁临海的悬崖上

我拽住一只鹰的翅膀

一只鹰的翅膀掀起的海风和巨浪

足以吞噬整个人类的欲望

我拾起一棵海草向往蓝色的海涛

我热血的火焰曾化为一场冬雪

 

在空无一人的悬崖上

我拾起黎明遗落的阳光

洒向黑暗中栖息的人们

洒向阴影中满嘴呓语般馨香祷祝的人们

我忍受着焚烧的灰烬

忍受着海水漫越头顶的灼痛

 

那时 我的肉体已被肢解

进入一只深沉海底的坛子

再一次长出鲜美质朴的生命

这就是我要向你叙述的故事

坛子内有长满禾苗绿草的田野

我蜷伏在残垣断壁的后面

窥视着坛子封口处鱼贯而入的陌生的人们

 

一个又一个黄昏过去了

我的身体长出一棵又一棵的巨树

遮天蔽日的枝叶

封住了流向我的河水

我看见一连串死者留下的遗物

看见了远山处落日余晖映照下的

黛色的故乡

看见了死去的母亲举起一簇簇神秘的花环

向我神秘地微笑

看见了斧子挥向巨树时一刹那的闪光

 

1989年7月2日

 

 

想起母亲

 

母亲走过的街道宽敞夺目

我的眼睛被十月雪亮的节气淹没

蝉鸣在这个城市隐去

汽车的笛音代之猖獗

两行淅沥的泪珠追随着发霉的思想

 

母亲走了

在深秋 在辛勤劳作的道路上

我手中唯一的诗集留下

在怅惘的日子里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它

看到蓝色的天空那么广阔,一尘不染

看到青青的草地

母亲坐在上面洋溢着月光一样的神情

 

我沉浸在小夜曲般的境界

数落着漫长的时光

 

有一天 我会赶上 母亲

那时母亲会醒来

宽敞的街道会像公海一样漂满鱼群

 

我穿过城市的绿岛

留下青苔 留下斑马线和梧桐的落叶

望着微笑的母亲 那么坦然

 

1987年4月10日

写于母亲去世四周年的日子里

 

 

云和旱地的对话

 

旱地:我是鱼 从不拒绝水和氧气

就像人从不拒绝自由和爱情

 

云:冰峰崩溃的日子

混浊的大河曾经倾泻下我无数的身影

我的背后是黑色的瀑布

在一瞬间 瀑布曾在半空中

耸立的峭壁上

雕琢出不可磨灭的伤痕

 

旱地:而今 我心灵的伤痕更是无以复加

我以全部生命的名誉

发出呼救

 

云:你犹如途经秋天的落叶

面对死亡和比死亡更加可怕的陨坠

像面对萌芽一样从容不迫

 

旱地:我的前面是蓝色的海

在星星和月亮发白的时刻

我曾经模仿少女的微笑

 

云:请看漫越我头顶的那群飞鸟

请聆听那啁啾的鸟的歌唱

 

旱地:枯黄的草地上曾经回荡过它们的歌声

有无形的手试图扼住这种歌声

 

云:在无数危险的时刻

我的嘴唇像星星一样地紧闭

万木纷纷起舞

在落叶腐烂的记忆里

 

后记:突然有一天,云在沉寂已久的旱地上像汪洋一样降落,所有自由的生命和爱情,变得无比茁壮,无比强大。云和旱地的对话,在水乳交融中结束了。

 

1990年9月15日

 

 

蓝色情绪

 

面对孤灯 我不知该用哪一种

抒情方式

瞑起目 鱼形的器官上

针叶林四季无边起伏

而砍伐的樵夫彻夜未归

在通往瞳孔的路径上

满是西风和剪径者

 

无数劫难的手指

伸向匆匆急行者的胸脯

一声凄厉的尖叫

两片嘴唇像对峙的两岸

扬帆的船只

被罗蕾莱的歌声吞噬

 

女人的首饰和白云一样的悲哀

在虚妄的信仰之上被无情地肢解

 

为了一种美丽的凄凄艾艾的情绪

该怎样向你祈祷呢

子夜的残月已流尽了最后的鲜血

守夜人的呻吟永远温柔而孤独

 

太阳啊 当你无法穿越峭壁时

你就陨落成一朵睡莲吧

而我的世界依然这样破碎

 

把雨水还给天空

把身体还给土地

把一切的怜悯倾洒给一只垂死的苍蝇

我修行的法力像鸟翅剪开的天空一样

在神圣的祭坛上 悠悠蔚蓝

 

1988年3月20日

 

 

背负青天

 

背负青天 我就是一只鸟

太阳的锋芒在我的羽毛上闪耀

我的羽毛能刺穿所有觊觎的眼睛

鸟瞰大地 河流和湖泊

我看到一群吆喝的人们

 

我降落在世界最高的山峰上

下面是世界最深的深渊

我的爪子抓死过蛇

而这时爪子下全是冰雪

 

背负青天 我就是一条鱼

我的鳞片就是一面面刀子

我在柔和的水面伸出长满思想的胡须

我看到了峰峦和等级森严的象牙之塔

 

月光在我的眼睛上撒下了一层沙子

我的身体柔软得像水一样

而我的鳍曾经掀起无数次风暴

 

背负青天 我们全是一群人

我们的血液里有父亲的血性和母亲的乳汁

我们迈着脚步

这脚步正在形成强大的跨世纪的方阵

 

1988年5月12日

 

 

我还有什么可言

既然那一阵温馨的风已经飘远

既然那一只被钟爱过的小鸟已经飞走

我还有什么权利在荒野独自倾泻激情

 

假使我愿匍匐在你的脚下

把真实而狂热的基因毫不吝啬地播撒

而遭到嘲讽

假使我像水中的涟漪

一圈大似一圈地向岸边靠拢

却被无情地击碎

 

我还有什么可言

只能悄悄地离去

我永不会徒作一种象征性的装饰

那只能扭曲我介入现实和梦幻之间的天性

当古老的钟声再一次播下山川

道路和森林时

正像物种的进化往往只在一瞬

在揣度草绿鸟隐的图景的同时

一切已经得到证明的雄性欲望

重又开始了起伏不定的千里之行

 

1987年8月29日

 

 

大马哈鱼

——写在大马哈鱼分娩的时刻

 

大马哈鱼逆流而上

呼唤着风呼唤着雨呼唤着火

它要告诉飘着云雾的峡谷

还记得那个月光如水的夜晚吗

 

蓝色的天空中尽是蒺藜

大马哈鱼身上尽是蒺藜

泥沙的根须延伸了过来

我便成了岸边翘首眺望的岩石

 

那玫瑰色的血液

那翻滚脱落的创痛

小马哈鱼在腥风血雨中诞生了

大马哈鱼没有眼泪

只有奄奄一息地凝视着黑熊的觊觎

小马哈鱼在腥风血雨中诞生了

大马哈鱼没有眼泪

只剩一副骄傲挺拔的骨架

 

当善良的朋友离去时

大马哈鱼便得不到任何消息

只看到一群群观光的人们

我抑制不住狂暴的激情

驱散了凶猛的秃鹫

为了这种至高无上涅槃

 

我不怕掀起一场飓风

哪怕吹得天昏地暗

哪怕吹得飞沙走石

 

大马哈鱼微笑了

大马哈鱼永远没有眼泪

 

1988年2月28日

 

 

雪 延长了今年的冬季

 

飘舞不停的雪

延长了今年的冬季

离开故乡

母亲告诉我加件棉衣

四季中最难熬的是冬季

 

你看 那漫山遍野的雪花

淹没了阳光

淹没了道路

淹没了草场

无处觅食的鸟儿

栖息在冻僵的枝头

啄伤心灵

 

我精疲力竭

向着遥远的故乡方向

踽踽独行

此时 我想起了母亲的叮咛

想起母亲温暖的怀抱

 

大雪覆盖了回乡的路

我已无路可走

只有循着飘舞不停的雪花

向着冬季的尽头拼命延伸

 

2001年12月11日

 

 

燃烧的铁

冰冷的表情让人望而却步

脱胎于最初的石头

亘古的太阳将你锻造

来自太阳的火鸟口衔烈焰

将你点燃

 

火是太阳喷射出的血液

无比坚硬的固体

变成通红的河流

流向太阳又重返陆地

 

人类将其铸成刀

铸成剑 铸成犁

你把人类一代代的期望

变成花白的骸骨

变成烈马纵横驰骋

变成山峰让后来者攀登

 

在蓝天白云下

这通红的液体

所经之处 赤地千里

淹没山川 淹没海洋

完成你作为金属的壮烈的一生

 

2002年元月19日草 2月27日改

 

 

一把镶嵌牦牛角的藏刀

 

在我即将握住这把

镶嵌牦牛角的藏刀时

拉萨的上空突然乌云密布

刚才还是蔚蓝的天空

响起隆隆的雷声

仿佛千万头牦牛从天际的草原

踏着尘土奔涌而来

 

闪着寒光的藏刀像闪电

刺伤牦牛的心灵

曾经在阳光下赤热的心灵

牦牛角镶嵌在刀把上

与铜、银、玉石为伍

在这离蓝天和佛最近的雪域圣地

拒绝一切血红的牺牲

然后佩带在我的腰间

 

2002年10月26日

 

 

巴那斯山

——诗人的归宿

 

缪斯的裙裾飘舞

风动了整个巴那斯山

爱琴海的水环绕着

宙斯 朱诺等诸神

偷吃了神牛的赫尔墨斯

交出龟背六弦琴赎罪

诗人们偷听了月光洒落的声音

偷听了花蕾绽放的声音

 

九个司文艺女神

在阿波罗的带领下

终日在巴那斯山坡

舞蹈歌唱 作画吟诗

阿波罗怀抱竖琴

大批诗人蜂拥而至

在快乐而又充满欲望的山径上

舞而蹈之 歌而咏之

满山的薰衣草和苜蓿花

竞相开放

 

赫尔墨斯与飞马相伴

手持和平之杖

东方与西方之间

来一次和平快乐的冲撞

挟飞天以遨游

抱明月而长终

飘飘乎如遗世而独立

羽化而登仙

 

风和风的翅膀

在这里擦响了一曲田园之乐

为了你 为了你的月光

诗人们啊 巴那斯山的诸神啊

我们一起透过云雾

敲断了黑暗的脊梁

找到快乐的阳光

和仰慕已久 渴望已久的家园

并以此告慰以宙斯为首的神族

 

我们来了

在黑暗的桎梏中煎熬过的

在沸腾的岩浆中灼伤过的

在悲啼的岁月中挣扎过的

几近饿死的花朵

像云彩一样活着的中国诗人

 

2015年5月8日

 

 

作者简介:刘剑,男,安徽省亳州市人。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80年代中期开始诗歌创作。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歌报》《中国新诗》《诗选刊》《读者》等报刊。有作品被收入《2015年中国诗歌年鉴》,出版过诗集《坚韧的水流》《微蓝》《短歌行》等。中国天使妈妈基金会创始人之一,名誉理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来源:中国诗歌学会 

(责编:大河、中国诗歌学会)

双周推荐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