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专栏登录
中国诗歌学会>>外国诗人

伊丽莎白·毕晓普(Elizabeth Bishop)诗选(三)

2014年10月21日13:58  

 

伊丽莎白·毕肖普(Elizabeth Bishop,1911-1979),美国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女诗人之一,曾获古根海姆奖,全美图书奖(1970)等。

毕肖普立足于美国诗歌的传统,继狄金森(Emily Dickinson)、斯蒂文斯(Wallace Stevens)、玛丽·穆尔(Marianne Moore)之后,用同样可靠的技艺,较之同辈诗人包括洛威尔、贝里曼等人更清晰地表达了一种个人化的修辞立场。她的诗富有想像力和音乐节奏,并借助语言的精确表达和形式的完美,把道德寓意和新思想结合起来,表达了坚持正义的信心和诗人的责任感。

主要诗集有《北方·南方》(1946),《一个寒冷的春天》合编为《诗集》(1955),《旅行的问题》(1965,获普利策奖),《诗歌全集》(1969),《地理学Ⅲ》(1976,在英国出版)。

 

巴黎,早晨七点

丁丽英 译

 

我在公寓巡视着每一只钟:

从那无知的表面,一些指针

戏剧性地指向一条道路

一些指向别处。

时间的星形广场(1);钟点分叉为

许多日子,它们是围绕郊区的旅程,

圆圈环绕星星,圆圈互相叠加。

那短促的、冬季气候的半音阶

是一张伸展的鸽子的翅膀。

冬天住在鸽子翅膀下,一张有着湿羽毛的死翅膀。

俯瞰院落。所有的房子

都建成那个样子,在鸽子筑墙的

双面倾斜的屋脊顶端

设有装饰的翁。它像在反省

死盯着内心,或在回忆

一个矩形里的一颗星,在冥想:

这空洞的正方形能够轻易地出现在那儿。

——建在更浮华的冬天,那孩子的雪堡,

已经达到那种比例而成为真正的房子了;

那巨大的雪堡,四、五层楼高,

抵挡着春天就像沙煲抵挡着潮汛,

它们的围墙,它们的外形,并不会融解而逝去,

只会被套上强硬的链子,变作石头,

像现在那样变成灰色又泛了黄。

弹药在哪里?那带有星状

碎冰心片的连环球在哪里?

这天空绝非信鸽勇士逃遁时

留下的毫无止境的交叉的圆圈。

它是死的,或者那是死鸟摔落的天空。

那翁已经接住了他的骨灰和羽毛。

星星什么时候释放?星星是否

以方块连方块、圆圈连圆圈的方式被捕?

时钟能否说出:它就在下面,

即将在雪地里打滚?

注:

(1) 此处为法文。

 

太美妙了,两个人一起

雷武铃 译

 

太美妙了,两个人一起

在同一刻醒来。太美妙了,听见

满屋顶突然开始响起雨声,

感觉空气突然清新

好像电流穿透了这空气

从天空里的一团黑色、凌乱的电线。

整个屋顶响着雨水的嗤嗤声

而下面,是轻轻落下的一个个吻。

一场带电的暴风雨正来临或离去;

正是这刺人的空气唤醒了我们。

要是闪电现在击中这屋子,它会沿

顶端的四个蓝色的瓷球下到

屋顶,再下到我们周边的围栏。

我们梦幻般想象

整个屋子如何被装进闪电的鸟笼子里

并为此感到快乐而不是恐惧。

从同样简单的角度看

简单如夜晚和仰面平躺的角度

一切都可以同等容易地改变,

因为我们总被警告肯定会有这些

黑色的电线垂荡着。一点也不奇怪

世界可以变成完全不同的另一副样子,

正如空气的变化或我们不及眨眼闪电就来了

如不及一想我们的吻就在变化。

 

海景

丁丽英 译

 

这神圣的海景,白色的苍鹭像天使一样起飞,

它们飞得尽可能的高,尽可能的远

在那层层叠叠的完美倒影旁边;

那整个地域仿佛银子照明,

从那飞得最高的苍鹭到下面

毫无重量的红树林的岛屿,

它的翠绿色叶子被鸟粪

优雅地镶上了边,

以及到下面,富有启示的红树根的哥特式拱门

还有美丽的豆绿色的草场后面

偶尔一条鱼跃起,好像一朵野花

在装饰过的喷泉里射出来;

这幅拉斐尔为罗马教廷画的笔画:

看上去的确像天堂。

但一个穿着黑白牧师服飞灯塔

瘦骨嶙峋地站在那儿,

他活得心神不安,以为自己懂得最多。

他认为地狱就在他的铁脚下,

所以水浅的地方为什么这样暖和,

他也知道天堂并非如此。

天堂不会像这样飞翔或游泳。

而是与黑暗和刺目的强光有关,

还有,当它变暗时,他要记得说

一些强硬的话接近主题。

 

(责编:大河、中国诗歌学会)

双周推荐

学会通知